互相给女友打分虎扑走上了绝路

在虎扑,打分是一种男子气概的体现,他们会针对女性和阴柔气质的男性无差别宣泄暴力,却又会用羞辱性的言论对女网红/女明星/女性向APP进行意淫。

没人再以成为虎扑女神为荣,也没人再把虎扑评分当作权威。虎扑评分近年的几次出圈,都只能收获大规模嘲讽。

讲个笑话,《热辣滚烫》票房已经破了三十二亿,而它在虎扑的评分,是3.5分。

不止评分一路走低,讨论区里,还充斥着各种各样针对主创乃至观众的恶意低质评价,甚至上升到了中国影视业的悲哀这种高度,不知道的还以为贾玲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作为一个以体育爱好者为基本盘的社交媒体,虎扑兴起的打分文化,实际上也是从体育赛事中衍生而来。

一开始,虎扑官方会在各种体育赛事后发布帖子,让用户给本场的选手、教练、裁判等打分评论。

热衷于讨论的体育迷们通过打分来表达自己的态度,也可以在打分中找到同类,聚集出更大的声量。

但很快,这种打分热潮蔓延到了体育之外的领域,他们开始给世界万物打分,也自成一套“直男的尺度”。

每年就业率稳定优质的西安电子科技被打出高分且暗藏艳羡:“疑似华为私生子。”

最高等级的还是食物链顶端的医学生——北京协和医学院被打出9.1,显示出了虎扑直男对生命的尊重。

电气工程、电子信息、自动化这类好就业的专业毫无疑问夺下高分,天文学数学中国语言文学这些看起来就很理想主义的专业也能在直男们的榜单里占据一席之地。

榜单往下,虎扑直男难得地和世界同频,生化环材是生物链底层,再加个管理学和土木业:一个不适合大部分人,一个日夜打灰不负韶华。

他们还会给家暴的蒋劲夫打高分,只因他打的是日本女人;他们也愿意给曾经看不起的小鲜肉鹿晗打高分,因为他事业上升期公布恋情还踢球踢得不错。

针对奶茶品牌,他们的民族情绪与反消费主义情绪达到巅峰:蜜雪冰城是9.7的高性价比选择,星巴克被虎扑er斥为低端食物。

就连人生阶段也可以打分。综合来看,小学是无忧无虑的,初中是情窦初开的,高中遗憾太多,大学可以简而言之地概括为——史(屎)。

不过,他们也不是任何时候都这么慷慨激昂,他们也有同仇敌忾正能量满满的时候。

就业选择上,外卖小哥和保安高居榜首,一个是辛苦但钱多的耕耘行业,一个是少走四十年弯路的蓝海行业。

谈及中国历史上最强的男人,他们把爸爸高高举起:“他的伟大,我将用一生来证明。”

最后,虎扑自己也没逃过被打分的命运,3.6分是虎扑的命,却不是虎扑人的下限,毕竟他们给隔壁小红书打出的是2.9。

在他们眼里,小红书是可以“导”的一处宝地,微博是女厕所聚集,豆瓣是被女拳占领的垃圾桶。

各种评分体系鱼龙混杂,但她姐看了一圈,看到的最低分守门员是历史著名女性人物里的慈禧。

原因自然不用再赘述,精选评价是:“没你我现在门口栓两个日本人当狗。”(温馨提示:“栓”字写错了。)

在虎扑,打分是一种男子气概的体现,他们会针对女性和阴柔气质的男性无差别宣泄暴力,却又会用羞辱性的言论对女网红/女明星/女性向APP进行意淫。

不过,虎扑er多年前大概想不到,他们引以为傲的打分文化竟然会沦落到今天的境地。

虎扑创办于2004年,最早还以网页形式呈现。创始人程杭当年25岁,以编译篮球新闻起家,而后,逐渐扩充了足球、F1、电竞等项目,成为中文互联网的主流体育内容平台之一。

当直男们聚集到一起,各种体育之外的讨论也随之而来,久而久之,又形成了虎扑步行街。

你几乎可以把这一场域理解为男人们的赛博宿舍,任何大学宿舍里会产生的议题在此都可以拥有庞大讨论空间,也总可以找到他们的同类。

或许也是因此,和讲究权威严谨的其他评分体系不同,虎扑打分,只有一套运行规则——情绪。

曾几何时,在虎扑求JR(虎扑用户的自称)们给女友打分,是每一个直男找到女朋友后的第一件事。

要么给低分言辞刻薄,要么张嘴就来鉴擦边鉴风尘,再要么就是开黄腔、造黄谣。

7分已经顶级校花,3分是及格线分就是殊荣,甚至还由此衍生出了“街6无感”的名梗(意为“在步行街能拿6分但我对她没有感觉”)。

2016年起,“步行街”举办一年一次的“女神大赛”,一位用户按照足球世界杯赛程,将中、日、韩三国不同时代的女星分组PK,由用户投票比拼人气高低,决选出“女神”。

这些名头还一度成为互联网审美风向标,女明星们年年被拉上榜单评选一二三四。

能入他们法眼的女神大多有以下几个特质:温婉文静,甜美可爱,换成当下流行的词就是好嫁风。

另外时代滤镜也很重要,金庸女主和港片回忆往往是加分利器,每一年的虎扑女神都逃不过这路数。

而虎扑平台方也很鼓励这种打分文化,因为打分往往伴随着评论和讨论,用户在打分的同时会参与到更深层次的社交互动中,也能够增加用户活跃度,提高平台流量。

「虎扑的用户和流量分布状况是:步行街和篮球赛事加在一起,贡献了大约2/3的流量;其次是足球和电竞;之后是一些更小的板块,比如汽车和影视——这些内容共同支撑起这个日活跃用户两三百万的平台。

对于一个垂直社区而言,这个日活用户规模其实不算小,问题是,虎扑维持这样的规模已经很长时间。」

而且,作为一个号称“最大直男聚集地”的APP,虎扑的出圈方式,也只剩下了打分。

上市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其单一的收入结构:2020年年初,程杭在接受36氪采访时透露公司彼时的收入布局为广告48%、电商38%、创新变现14%。

这种依赖广告客户来维持资金链运转的收入结构极不稳定,2021年棉花原材料相关的社会议题引发关注,不少跨国服饰品牌在中国的销量受到巨大冲击,而这些品牌正是虎扑曾经的重要客户。

一方面,作为以体育内容为根基的兴趣社区,虎扑并没有拿到体育赛事的转播版权,这让虎扑始终无法成为体育比赛讨论的第一空间。

另一方面,虎扑的直男标签属性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用户的新增长,尽管程杭在采访中表示用户规模和日访问量在一定时间内保持稳定,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没有显著增长,就意味着商业化前景不明朗。换句话说,也是一种倒退。

而屡屡出圈的虎扑评分虽然带来了一定的流量和关注度,但并不足以支撑新用户参与和平台长期发展。

或许也是因此,创始人程杭多次表示,要往影视、电竞等方向拓展,成为一个泛男性化的内容社区平台。

早期互联网刚刚兴起时,打分就是流量密码,靠着针对女性的羞辱嘲讽,垃圾也能被捧上神坛。

那时男性也理所应当地将自己看作万物的尺度:高圆圆不过7分、范冰冰在我们村嫁不出去、迪丽热巴太美艳了不好掌控、刘亦菲勉勉强强可以让我掏二十万彩礼。

他们在赛博男生宿舍里高谈阔论指点江山,让世界围着他们的标准运转,还沉迷于揽镜自照,自称xx区吴彦祖彭于晏。

没人再以成为虎扑女神为荣,也没人再把虎扑评分当作权威。虎扑评分近年的几次出圈,都只能收获大规模嘲讽。

但这并不影响四川文旅把丁真当金字招牌,不妨碍谷爱凌拿世界冠军,也无法阻挡女导演贾玲走向全球女导演票房第二的席位。

回到那句曾被虎扑人引以为傲的广告语:“男人感兴趣的话题都在虎扑。”但现在,好像真的没什么人对男人感兴趣的话题感兴趣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国际足联公布最新排名 :意大利重返前十 中国队第75位
Next post 小贝连续第二场进球 国米胜领先尤文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