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碎客场魔咒曼城中锋阵瞄准欧冠之巅

依靠顽强的防守维持住首回合建立的领先优势,通过高效的“布丁连线”痛击对手防线的软肋,曼城从安联球场全身而退,连续三个赛季跻身欧冠四强。控球率(42%-58%)和传球次数(395-536)远远落后于对手,射门次数更是只有对面的零头(7-19),曼城在场面上的弱势和进攻端的高效都显得那么不寻常,瓜迪奥拉距离离开巴萨后的首座欧冠锦标已经越来越近。

造访安联迎战老东家,瓜迪奥拉沿用了首回合的先发阵容。上周末的联赛,瓜迪奥拉安排主力阵容中年龄最大的京多安,以及防守端承载压力的阿克和阿坎吉轮休,做好了在客场打恶战的准备。

经过联赛的演练,瓜迪奥拉对新体系信心十足,来到欧冠淘汰赛阶段没有继续“整活”,胜利水到渠成。

执教巴塞罗那和拜仁慕尼黑时期,瓜迪奥拉就以不擅长打欧冠客场而闻名,来到曼城之后因“整活”导致输掉欧冠淘汰赛的经历不胜枚举。从做客摩纳哥的对攻大战,到造访安菲尔德时的突然,从拉波尔特在热刺大球场的连续失误,再到面对里昂时祭出蹩脚的五后卫防线……每到关键战都会搁置联赛中演练成熟的配置,曼城的客场噩梦源于瓜迪奥拉在战术上的不自信,主动求变换来的往往是自乱阵脚,此番能够沿用首回合的阵型和人员,曼城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哈兰德以惊人的效率说服瓜迪奥拉停止“整活”,转而采用务实的策略应对强敌。

做客安联之前,曼城本赛季已经踢了46场比赛,没有连续两场比赛使用相同的先发。瓜迪奥拉对首发阵容做出了近200次调整,这其中有不少是为应付伤病做出的被动轮换,更多是主动求变的结果。到了欧冠淘汰赛的关键战,瓜迪奥拉的用兵区趋于“保守”,伯纳多-席尔瓦取代马赫雷斯,斯通斯继续担任“边后腰”,两名球员成为制胜的关键。

两回合较量,拜仁在无球阶段的表现都非常积极。己方近期战绩不佳且缺少主力中锋,对手状态火爆且三线人员齐整,图赫尔并不排斥让出球权打反击,但他依然要求弟子们要努力将战火烧在对手半场,这是对己方低位防守信心不足的表现。

高位压迫不成功后转为中场绞杀,拜仁避免落入低位防守的泥潭,这一方面是自身以我为主的激进球风使然,另一方面也是从首回合失利中吸取的教训。

一周前鏖兵伊蒂哈德,拜仁在后场防守阶段表现地非常挣扎,四后卫防线被拉扯出了巨大空间,基米希不断在两线之间沉降也堵不住漏洞。曼城的3-2-4-1队形最大限度地占据了场地空间,在各个区域都制造出了错位,拜仁的4-4-2队形在防守中完全对不上点,长时间无球是非常被动的。本场比赛,拜仁利用边路人数优势限制了格拉利什和伯纳多-席尔瓦,打出了标志性的两翼进攻,找到了鲁本-迪亚斯和阿克的弱点,创造了不少机会。

坎塞洛离队,曼城的人员足以支撑3241体系,瓜迪奥拉的球员普遍具备多功能性。

手握三球优势造访安联,曼城最大的对手其实是自己。上一次来到德国(RB莱比锡),曼城的表现就无法令人满意,欧冠客场魔咒始终是瓜迪奥拉的心结。或许是从对阵RB莱比锡的比赛中吸取了教训,或许是“先主后客”的赛程比较有利,曼城在对阵拜仁时表现地非常务实,低位防守投入度很高,反击时主打“布丁连线”的态度非常坚决。

阵型重心靠后,中路人员密集,曼城没有执着于控球,遇到压迫后也会利用长传联系中锋的方式出球。

自2023年2月26日客场击败伯恩茅斯以来,曼城取得了各项赛事10连胜,三线晋级的姿态势不可当。在此之前,曼城曾有过一段长达两个月的战绩动荡期,联赛杯意外出局,联赛中输给了曼联和热刺,做客诺丁汉时亦有失分。在这段时间内,曼城陷入过一种整体控球率越高、传球次数越多,哈兰德存在感就越低、表现越低迷的怪圈。

主场大胜RB莱比锡一役,曼城踢出了高强度、快节奏的足球,全场完成596脚传球,哈兰德在63分钟的出场时间里就触球26次,完成五子登科的壮举,比赛参与度和效率双双达到了登陆英超后的峰值。这场大胜的战略意义不容低估,一方面证明了靠堆积中场的方式完全能够兼顾控球和提速,一方面也让三中卫+双后腰的后场体系彻底落定下来。

本场比赛,曼城赢得48次单兵对抗,领先于以风格强硬著称的拜仁(43次)。费尔南迪尼奥、津琴科、斯特林和坎塞洛离队,拉波尔特成为替补,瓜迪奥拉清理了那些在强强对话中靠不住的球员,留下的都是悍将。

过去几个赛季,曼城防线上最可靠的球员就是沃克,左闸人选却是换了又换,德尔夫、坎塞洛、津琴科和拉波尔特都曾在大战中“自爆”,直接导致曼城输球。从确立哈兰德为前锋桥头堡开始,瓜迪奥拉就在试验三中卫/五后卫阵型,增加体系的流动性,为高大中锋兜底。当两翼需要靠前参与进攻时,曼城的边中卫覆盖面积扩大,阿克和阿坎吉成为不可替代的拼图。

拜仁主攻科曼一侧,阿克以强硬的防守予以应对,迫使对手改变进攻方向。当穆西亚拉开始在中路展开进攻时,曼城看到了断球打快攻的机会。

一周前的对决,阿坎吉和阿克打出了统治级的表现,折断了拜仁的两翼。此役,图赫尔改变了边路人员配置和打法,给予了阿克和阿坎吉很大的压力。不断应付科曼和萨内的冲击,阿克成为“中位压迫”体系的承压者,即便有格拉利什的协防也显得非常吃力,身体过载后终于在比赛末段拉伤大腿肌肉。拉波尔特替补出场后多次出现失误,这位每逢大战必自爆的后卫无法令人满意,阿克能否及时恢复或将决定曼城三线争冠大计的最终成败。

三中卫阵型对边中卫的覆盖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阿克和阿坎吉能够应对拜仁边锋,接下来也可以对付维尼修斯和罗德里戈。

围绕9号球员打造模式必然带来体系“动荡”,瓜迪奥拉认为结构灵活的三中卫阵型可以包容这种变化。不同于当年由孔蒂掀起的革新浪潮,如今的三中卫战术运用更加灵活。很多主帅都比较重视三中卫向四后卫的切换,通过这种方式达到攻守平衡,瓜迪奥拉是这方面的高手。

斯通斯能够在中后卫、右后卫和后腰之间切换,防守和出球能力可靠,这些素质在欧冠淘汰赛阶段意义重大,非其他球员可比拟。

由于里科-刘易斯未能在硬仗中经受住考验(输给热刺),瓜迪奥拉激活了斯通斯,一方面利用他的传球能力分担罗德里的压力,一边依靠他的体格和对抗能力加强防守,在三中卫架构内保留四后卫元素。根据不同对手的特点,曼城在三中卫变四后卫的过程中操作灵活,斯通斯与阿坎吉在右中卫和右后卫之间随意切换。

舒波-莫廷复出后状态一般,拜仁的进攻并没有执着于边路传中,中路的地面渗透和强弱侧联动非常频繁。瓜迪奥拉要求格拉利什必须回防到位,曼城以形式上的“五后卫”占据场地宽度,遏制了科曼、萨内和坎塞洛掀起的边路攻势。当穆西亚拉和格雷茨卡开始轮流从中路发起冲锋时,斯通斯配合罗德里筑起外围屏障,有效地减轻了鲁本-迪亚斯的压力。

经历了2020/21赛季无缘欧冠决赛首发的打击后,罗德里逐渐成长为当今足坛顶尖后腰。面对压迫时敢于主动拿球,处于包夹时依然能够送出向前传球,罗德里就是曼城进攻的枢纽。斯通斯走位灵活,总能准确拿捏后腰与中卫角色切换的时机,为罗德里提供出球点,为鲁本-迪亚斯和阿坎吉提供协防保护。

完成防守任务之余,斯通斯还制造了一粒进球,连续两场欧冠出彩。自斯通斯成为主力以来,沃克的战术地位极速跌落,近期已经沦为替补。半决赛面对擅长在左路制造局部过载的皇马,沃克或许有用武之地。

或许是比分上的领先优势较大,或许是感觉德布劳内&哈兰德连线威力足够,曼城没有在比赛中段突然上强度实施高位逼抢。首回合对决,当发现于帕梅卡诺状态不佳时,曼城在高位压迫时表现地非常坚决,传中时也瞄准了法国中卫,集中打击的效果非常明显。此役,拜仁的进攻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高频次的攻守转换导致防线始终处于高压状态。图赫尔上任后放弃了纳格尔斯曼时代的三中卫体系,四后卫防线对球员的单防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于帕梅卡诺需要在开阔空间内应付哈兰德,再度自爆不是偶然。

两场比赛仅用掉4个换人名额,其中之一还是应对伤病的被动变招,瓜迪奥拉在临场调整环节着墨不多。这一方面是因为曼城的轮换阵容人数并不多,能用之人只有16到17人左右,所谓“深度”更多的来源于球员的多功能属性,另一方面就是比赛的进程相对比较顺利,瓜迪奥拉不需要掏空全部战术锦囊,就足以解决问题了,此前备受关注的双前锋打法或将作为半决赛阶段的杀招。

就像当年双杀皇马和淘汰巴黎时一样,曼城再次在欧冠中完成了里程碑式的战役。瓜迪奥拉不仅证明了自己可以用好大中锋,还找到了一套能够充分发挥现有人员特点的打法,一边打出自己的风格,一边遏制对手的长板。

在安联解决了欧冠淘汰赛客场疲软的问题,曼城上下获得的信心提振不言而喻。哈兰德状态正佳,阿尔瓦雷斯和福登的威力尚未完全释放,曼城将在接下来面对皇马的复仇战中展现真正实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欧冠竞彩单关拆局:巴塞罗那VS布拉格斯拉维亚!今晚巴塞必定全力以赴
Next post 内特-罗宾逊:大帽姚明奥尼尔之人身高175cm却能三夺扣篮王